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

作者: 小周 2023-11-28 03:24:06
阅读(100)
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首发2023-11-2117:25·博览历史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命运从来只青睐勇敢的人,因为上天只会在极短的一瞬间将重任交给平庸的人,如果谁错过了这一瞬间,就绝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对于今年已近六十岁的深圳市公安局二级高级警长谭善爱来说,他的人生似乎永远定格在了1997年7月1日的凌晨。在那个被载入史册的瞬间,谭善爱以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飒爽英姿出现在了世界观众面前,成为了香港回归这一历史性时刻的亲历者与见证者。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更是铿锵有力地喊出了那一句——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接管军营,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祝你们一路平安!没错,谭善爱便是在香港回归当日的中英防务交接仪式上那个从英军艾利斯中校手中接过香港地区防务的接岗指挥官。相信许多人都对当时那个出现在镜头前的红光满面、气宇轩昂的中方接岗指挥官印象深刻,尤其是当谭善爱振聋发聩地喊出那句“你们可以下岗”时,无数中华儿女都感到心潮澎湃。那么,谭善爱究竟有着怎样的履历,才有幸成为这样伟大的历史时刻的见证者呢?此后他的人生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接下来,让我们借由谭善爱本人在出席某访谈节目上的讲述,共同感受这位普通人的精彩人生。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天降大任1964年,谭善爱出生于湖南省华容县一个紧挨洞庭湖的小镇,据谭善爱回忆,他小时候最爱在湖区玩耍,尤其是喜欢看湖面上的百鸟翱翔,并时常幻想自己也长出了翅膀。“我小时候的确很向往外面的世界,只可惜1981年考大学差了几分,只好留在家里养鱼。”当了两年养育技术员的谭善爱在1983年应征入伍,从此开始了他二十多年的军旅生涯。入伍后不久的谭善爱被分配到了野战部队,由于从小就参与劳动,因此谭善爱并没有被高强度的军事训练所压垮,反而使身体素质得到了进一步的训练与提升。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在此期间,谭善爱由于表现突出、身材魁梧,被选中参加广州军区举行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阅兵活动,并担任掌旗兵,这是他第一次在这样的大型活动中亮相。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1985年7月,谭善爱如愿以偿地考入了桂林陆军学院,就读步兵指挥专业。“在军校的两年,对我的影响很大,那时候每天都要跑五公里、十公里,我个子高,是排头兵,所以每次跑步我都是组织者。”谭善爱的身高达到了一米八六,在部队里的确算得上“出类拔萃”,或许正是因为这得天独厚的身高优势,才有了后来的种种机遇。除了在训练上刻苦努力,谭善爱在学习方面也不落下风,在桂林陆军学校的两年时间里,谭善爱参加了多次知识竞赛,累计获得四项嘉奖,是当之无愧的“排头兵”。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毕业后的谭善爱,被分配到了广州军区机关,在警卫营当排长,具体工作便是带兵站岗放哨。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提及自己的警卫营经历时,谭善爱坦诚地回忆,起初他的确有过思想波动,毕竟他之前无论是在理论知识还是在实操训练上都表现优异,自然不甘心整天站岗放哨,但是作为一名军人,服从便是天职,因此只能在现有岗位上磨练意志。“我在广州警卫营干了八年,这八年里岗位意识深深地磨练了我,这给我后来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只不过当时担任警卫员的谭善爱,怎么也不会想到,多年后自己竟会以中英防务交接指挥官的身份站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之下。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199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驻港部队组建,谭善爱被选入其中,此后的几年里,谭善爱都在与驻港部队的战友为了香港回归这一神圣时刻而准备。直到1997年4月下旬的一天,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了谭善爱的面前。“当时我是驻港部队司令部的军务参谋,那天下午去给首长送文件,刚走到会议室门口,就听到里面在热火朝天的讨论问题。”谭善爱回忆,他当时本来打算先去茶水房等一会儿,可当他从会议室门口经过时,却被政委熊自仁喊住了。“当时熊政委很大声地喊我进去,我一进会议室他就跟我讲,让我说一声‘你们现在可以走了’,我当时都愣在了原地。”在熊政委重复了一遍命令后,谭善爱才反应过来,立即跟着说了一遍“你们现在可以走了”,但是熊政委觉得声音太小,又命令他大声再说一遍。“我当时心里也有点犯嘀咕,只好用平时的大嗓门又重复一遍,没成想熊政委听后满意地告诉我,我成为了香港回归防务接岗的指挥官,这真是天降大任啊!”尽管这是一个从天而降的“美差”,但是谭善爱也清楚,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尤其是对于香港回归防务交接这样的重任来说,更是一场没有硝烟的较量,最主要的是,此时距离香港回归仅剩下两个多月的时间。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历史性的时刻经过中英双方的一再协商,香港回归交接仪式的整体方案总算敲定,而留给谭善爱的交接时间却只有十分钟,而且防务交接必须要在7月1日零时零分前准点完成,因此对于谭善爱来说,这无疑是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作为防务接岗的指挥官,谭善爱不仅仅要带领其他战友有条不紊地完成整个防务交接仪式,最重要的是,他还要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世界观众面前讲话。据谭善爱讲述,在之后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他每天都要在深圳同乐营区里反复练习交接仪式,为了能够达到预想的效果,他们在营地内按原比例画出了英军威尔士营区的地形图,每天模拟着仪式现场,有条不紊地排练。“我们把这十分钟里将要发生和可能发生的情况都预想个遍,细化到几分几秒双方应该做什么,不仅仅形成了文本,而且还制定了严苛的标准。”至于谭善爱那句被后来广为人知的经典台词,谭善爱回忆,这段话一共改了三次,直到临近香港回归仪式前的半个月,才敲定最终版本,但是在此之前,无论是哪个版本的台词,谭善爱都要反反复复练习。“当时首长给我的要求是,这段话要达到不是从脑子里准备,而是要从心底发出来的境界,也就是说,要锻炼成肌肉记忆,只有这样才不会因为紧张而出现意外情况。”在这两个月时间里,谭善爱除了吃饭、睡觉之外,无时无刻不在练习,无论是在部队还是回到家里,他甚至已经习惯对着桌椅板凳喊话,为的就是让自己形成肌肉记忆。“到了最后几天,已经说不上紧张了,因为没有时间去顾及这些感受,有时候梦里都是在练习,到了6月30日当天,更是整个人都高度精神集中,交接仪式的时候,虽然很亢奋,但是说不上紧张。”谭善爱回忆,驻港部队是在6月30日下午从深圳营区出发前往香港的,当时天空还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但是沿途都有热情的群众欢送,那个场面他至今记忆犹新。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到了香港,他和战友立即换上了驻港部队的新制服,在整理军用背包时,谭善爱清晰地记得,他还与当时的副司令员开了句玩笑。“我当时说,要是一会真得出了差错,我就直接背上背包滚回去,有点立军令状的味道。”谭善爱回忆,当时参加防务交接仪式的战友们都有一种赶赴战场的感觉,不止他一个人把这场仪式当作一次比武与较量,每个参与者心里都憋了一股劲儿,尤其是当来到英军威尔士营地的那一刻。因为当时现场挤满了围观的群众,其中不仅有即将要撤离香港的英军,还有这些军人的家属,军营外面更是被围得水泄不通,右前方还站满了数百名记者,他们手中的长枪短炮在不停地闪光,整个过程闪光灯就没有停止过。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要知道,尽管此前已经进行了上百次的模拟练习,但是真到了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之下,包括谭善爱在内的每一位驻港部队官兵手心都捏了一把汗,尤其是对于总指挥谭善爱来说,自己突出的身高更是瞩目的焦点,这个时候,只有身经百战的强大心脏才能稳住局面。“实际上,刚到威尔士营地的时候,英军的艾利斯中校找我们排练了两遍,显然对方也十分重视这次仪式,但是由于初次见面,再加上语言不通,也只是简单走了下过场,但这在无形之中又给了我们压力。”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尽管当时在观众看来,谭善爱等驻港官兵完美地完成了防务交接任务,但是谭善爱在采访中透露,当时还是出现了几个不为人知的小插曲。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首先在预备站位的时候,对方就出了问题,不知为何,英军的艾利斯中校并没有站在预先指定的位置,这就导致稍后他踢正步的时候两步太大,走三步又有点小,而仪式马上就要开始,已经由不得双方调整。“我当时注意到艾利斯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显得有些局促,但是时间已经迫在眉睫,我只好按照自己的步伐走到了指定位置。”走到定位后,便是双方的讲话环节,按照此前的方案,由英方艾利斯中校先说话,只不过由于双方语言不通,所以方案中事先约好,各自要将最后一句话的声调抬高,以此提示对方,然而过程中还是出了差错。“当时艾利斯说道一半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一下,我当时心里一个咯噔,明知道对方没有说完,又害怕是自己的感觉出了偏差。”尽管这个停顿也就只有一秒钟的时间,但是对于谭善爱来说,却是考验局势判断的时刻,万一他当时以为对方已经讲完提前答话,那就彻底乱了套。然而考验还远没有结束,对方虽然继续讲话,但是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语调并没有按预先说好的上扬,这让谭善爱再次感到疑惑,但是他却保持住了冷静,把精力都集中在读秒上,并按预先的程序讲完了交接口令。“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祝你们一路平安!”相信当时观看直播的观众都清晰地记得谭善爱铿锵有力地这段话,只不过很少有人注意到,当时满面红光的谭善爱额头已经浸满了汗水。本以为交接口令完毕,仪式马上就可以顺利完成,然而在英军撤离过程中,却又出了插曲。按照此前的方案,我方驻港官兵要目送英国卫队走出营门后再转身面对国旗,之后便是升旗仪式,这个节点要刚好卡在7月1日的零时零分。然而英军的卫队却并没有按照计划撤离,这就导致倘若我军目送对方离开,就会导致升旗仪式延后,关键时刻,谭善爱当机立断,带领其他官兵按计划转身面向国旗台,圆满地完成了防务交接任务。后来,谭善爱还参与了1999年驻澳门部队的进驻筹备工作,并参与了升旗仪式,作为一名普通人,能够见证香港与澳门的回归,这对谭善爱的人生来说,意义非凡。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2005年,谭善爱主动要求转业到深圳市公安系统,结束了其二十二年的军旅生涯。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来到深圳市宝安区公安分局黄田派出所的谭善爱从基层社区民警做起,一步一个脚印,不仅爱岗敬业,还创下了一天内出警31次的记录,至今无人打破。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到了2008年,宝安区成立安保办公室,谭善爱被调任至安保办主任,后来又被任命为特保大队队长。香港回归,让英军“下岗”的交接指挥官谭善爱,转业后过得如何?洞庭湖如今的谭善爱已经是广东省深圳市公安局二级高级警长,虽然已经年近六十,但是每次提起1997年的7月1日,谭善爱仍会十分激动,他不止一次提及,防务交接的十分钟便是他人生的巅峰。由于平台规则,只有当您跟我有更多互动的时候,才会被认定为铁粉。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点个“关注”,成为铁粉后能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推送